当前位置:主页 > 隔尿垫 >

今年的狗肉节
* 来源 :http://www.lruaz.cn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20-07-25 10:00

玉林市水产畜牧兽医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早在今年5月初,玉林市政府就下发了内部文件,“公务员及其家属都不能去大排档吃狗肉,如今聚餐都不敢吃狗肉了。”

内部有规定 公务员不准吃狗肉

吃狗肉的不仅是玉林人,在桂林、南宁、贵港等城市,吃狗肉的人也不在少数。玉林在广西的地理位置并没有优势,离南宁有三个小时车程,离旅游发达的桂林、北海也有四五个小时的车程距离。

夏至将至,又是一年狗肉节来临之时。

6月伊始,狗肉市场也在悄悄地变化。

三年之前,玉林这个位于广西东南部的小城市并不为外人所知,更别提它的“狗肉节”。

其实,在5月9日,玉林市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就发出了《关于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的有关情况》的相关通知。

在玉林政府的一份声明中可以看到政府对狗肉节的态度:“夏至荔枝狗肉节”只是商家和民间的一种通俗叫法,其实根本就不存在这个节日。玉林市从来没有举办、提倡或支持过任何的所谓“夏至荔枝狗肉节”活动。

然而,“火起来”的狗肉节也让摊贩们战战兢兢。在垌口菜市场,不管是卖狗肉的还是屠宰点,对说普通话的陌生人都很敏感。一家屠宰点的师傅看到记者靠近,就抬手赶人。

屠宰点 货车被拦截在高速路口

针对网上的争议,谭林说:“宠物狗是没有人吃的,我们也从不卖;我们也不会当众杀狗。”

据当地人介绍,玉林的狗肉节形成于上世纪90年代初。“但那时只是在夏至这天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吃狗肉而已。”一位当地人刘先生说,吃狗肉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传统,把狗肉节炒得这样火他从没想到过。

然而,最近两年火起来的狗肉节在给他带来那一天的生意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麻烦。

韦万里向记者诉苦,狗肉节给他们带来了很多麻烦。“从4月份开始,我们每周都要去狗的各个圈养点、屠宰点、狗肉批发市场巡查,包括郊区的那两三个点也要去。”水产畜牧兽医局的一位工作人员说,这项工作从2013年就开始了。

即便爱吃狗肉,玉林人同样反对吃宠物狗。“宠物狗味道不好,很难吃,并且有骚味。”市民老王说,身边的朋友从不吃宠物狗。

关于狗肉节的准备,摊主们表示不用特意准备,“狗肉节之前四五天我们才开始准备,会多买些放进冰箱。”一位大排档的女服务员告诉记者。

政府动作

不吃狗肉的人有不吃的道理,吃狗肉的人有吃狗肉的习惯,这是两种不同文化的碰撞。最后如果有一种文化征服另一种文化,就会平静了。压制没有法律依据是行不通的。(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本版文/记者邹艳 摄/法制晚报记者吴海浪)

当地的媒体上,“狗肉节”也成了禁区。提起狗肉节,玉林当地媒体人纷纷避而不谈。“我们已经有宣传要求了,自己不能报道并且不能协助外面的媒体进行报道。”一位当地媒体人告诉记者。

就在不久前,谭林看到隔壁几家大排档的桌椅、煤气灶都被城管收走了。他很庆幸自己店铺的位置处在这条街的中间,可以应付城管近期频繁的检查。

玉林市动物疫病预防疾控中心的一名工作人员小王告诉记者,临近狗肉节,工作量明显增多。“我们现在的实验都做不完,加班到很晚。”小王说。

不仅如此,一位在附近卖水果的阿姨说:“现在外面运狗进来就像贩毒一样,躲躲藏藏的。现在,他们进狗都很难了,从外地进来的狗都被拦下来了,并且政府说每条狗都要检疫,这怎么可能吗?”这位阿姨说。

早在5月份,有一些文化机构已经筹划好了在6月份举办一场“狗肉节是否该继续”的研讨会。然而,这个策划随着玉林市政府的禁令而暂停。

研讨会被叫停 当地人理解政府尴尬

在这个菜市场,有17家狗肉摊位和两家屠宰点。

玉林,再一次被推到了这场战争的风口浪尖上。

商户声音

随着狗肉节火起来的还有一帮外围的媒体人。

一场关于“狗肉节”的没有硝烟的战争来了。

玉林市水产畜牧兽医局的工作人员韦万里告诉记者,今年4月份,畜牧局专门做过市场调研,发现玉林的狗肉来源有两种,“我们平时吃的狗肉的狗大部分来自外地,不排除有当地的,当地有人专门圈养狗当做肉狗来卖的,这占少数。”

玉林市政府在文件中表示,从宰前、宰中、宰后各个环节入手,集中开展综合治理,严格落实畜禽检验检疫制度,强化产地检验检疫,抓好源头监管,严厉打击私屠滥宰行为。

当地百姓

当被问道狗肉节时,多位玉林市民说:“还早着呢,不用做什么准备。”

阿婆一直在帮女儿的屠宰点记账,她发现最近前来检查、检疫的人特别频繁。她女儿苦恼的是从外省运进来的狗被拦截在了高速路口,她有些担心今年的狗肉节是否还能跟去年一样卖上百只狗。

那些饭店一夜无“狗”字

“6月1日到30日,他们不让将桌子摆在门口,也不让店门口贴有‘狗’字。”谭林说。

以往下午四点钟就摆摊的大排档,如今只能等到6点才开张。一家大排档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管得严,不能提前开店。”

在旁边的菜地上,78岁的阿婆戴着草帽,弯着腰割草。“我们这里凌晨三四点钟才开门。”阿婆说,这是她女儿开的屠宰点,已经有十余年,

食安办发通知 基层工作人员诉苦

“我宁愿没有狗肉节。”谭林发觉这两年狗肉节当天的生意好了,也有外地人慕名前来吃狗肉,但是狗肉节的前后各一周,是没有客人光顾的。

其实,在三周前,这11家摊位早晨六点钟就齐刷刷地开门了……

早晨8点,这些摊位有11个还没有摆出狗肉,只有6家开张了。这6个摊位只有二三十条狗。

对玉林人而言,狗肉节是亲友团聚、增进感情的好时光。

店主们告诉记者,从6月起,政府就不让贴有“狗”字样的招牌存在。随后,记者把玉林市里的大排档、饭店转了个遍,并没有发现“狗”这个字眼。

记者观察

点开玉林论坛——红豆社区,关于“狗肉节”的帖子齐刷刷映入眼帘。在一个月之前,翻几页才能看到“狗肉节”几个字。

开三轮车的张姐最近有些失落,“十几个朋友早在两个月前约好了一起过狗肉节的,但是现在公务员不能吃狗肉了,大家就聚不了。到时候,去菜市场买点狗肉回家煮。”

谭林的狗肉店大排档已经有十年了,位于玉林市一处繁华的路段。相比隔壁一家狗肉店三个月换一次主人,谭林很庆幸自己的店铺能够长久坚持。“我们做的都是熟客生意。”谭林说,早在十年前他就发现了狗肉店在玉林有市场。

爱狗的人抵制狗肉节的理由是“狗是人类忠实的伴侣”;而吃狗肉的人觉得这是他们的一个饮食习惯,狗肉节只是他们聚会的一种方式。

“禁狗令”下来之后,在红豆社区的玉林论坛上,不少公务员网友在倒苦水。也有玉林人这样写道:“作为不吃狗肉的我,看完报道我忽然想吃了,只因我是玉林人。”刘先生介绍,他身边也有这样因为赌气而去吃狗肉的朋友。

今年的狗肉节,谭林将少准备5条狗。

她的两个儿媳妇都在垌口菜市场摆摊卖狗肉。每天二三十只狗的屠宰量除了供应家人销售外,也向外销售。

随着狗肉节的来临,关于“取消狗肉节”的呼声越来越多,玉林市政府开始悄悄采取行动。

当地一家门店招牌上的“生焖脆皮狗”中的“狗”字已被遮挡。

《法制晚报》记者深入玉林市的各个角落,体验这座城市狗肉节前夕的忙碌和担忧。

记者调查后发现,摆出摊位的6家摊位都是在附近的屠宰点进货的,那些没开张的摊位是从外省进货的。

这里的繁华是因为周边有13家狗肉大排档(饭店),被当地人称为狗肉一条街。在新民路的东边有8家大排档,一家挨着一家。东边拐角处的一家大排档上面的招牌是“玉林第一家脆皮狗”。如今,招牌已经换新,成了“玉林第一家脆皮肉”。店主告诉记者:“政府不让贴出‘狗’字。”

之前15元/斤的狗肉,进入6月月份后每斤就涨到了十6月七元。摊主告诉记者,过几天价格还得继续上涨。

6月8日上午,距离狗肉一条街1.3公里的玉林市垌口菜市场,熙熙攘攘。这里是玉林的狗肉集市,玉林市民买狗肉的去处。

让记者比较意外的是,处于风暴眼中的玉林市民,反而比较平静,没有网上那种甚嚣尘上的喧嚣和热闹。

位于郊区的一个屠宰点,大门紧闭,里面偶尔传来几声狗叫。

同样,在西边的一家狗肉大排档的招牌上,“狗”字已被覆盖。

广西传统文化研究会副会长谢平祥对于政府现在的状态表示理解:“政府其实是一个尴尬的角色,不好支持,也没有法律依据来反对吃狗肉。”

6月的玉林,有些闷热,对于江滨路的大排档工作人员而言,他们的一天从下午6点钟才开始。

随后,一场由市政府牵头,市食品安全办公室负责组织、协调,由畜牧、工商、商务、食药监、市政、公安等有关职能部门负责具体实施的肉品安全专项整治工作进行开来。

很多市民表示,对于他们而言,狗肉节是个很平常的节日。“就像端午节、中秋节一样平常,只是近两年大家在网上吵得很凶,但这一切并不影响我们过节。”90后女孩小月说,她由于近几年在外面读书,没能回家过狗肉节,即便她从不吃狗肉,但她很想念家乡的节日。

临近中午时分,记者再次来到垌口菜市场,发觉还有四五家摊位仍然是空荡荡的,没有主人,没有狗肉。一位刚刚摆出四只狗的摊主解释道:“现在进货难了,没狗卖了。”

狗肉节很平常 网上疯吵不影响

“我反对6·21玉林狗肉节,请取消狗肉节。可以不爱,请别伤害!”近日,微博、微信、论坛等随处可见类似的内容。在文字旁边是一张小狗眼角挂泪的图,网民们以此来抵制狗肉节。

玉州区文化馆副馆长牟建说,玉林吃狗肉历史久远,具体时间无法考证,这是一种文化的沿袭。关于狗肉节,他不愿多谈。

61岁的谭林抱着那只一米多长的竹筒水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幽幽地吐出长长的烟圈,望着渐渐离去的客人发愁。

“宁愿没有狗肉节。”谭林说,他不知道狗肉节何时兴起的,也不知道何时有这个称呼的。

生意伴随麻烦 宁愿没有狗肉节

玉林,一夜无“狗”字的招牌。

那些市场多家摊位缺“狗肉”

谢平祥说,制止吃狗肉不是法律允许的,因为《动物保护法》方面没有这些规定,吃狗肉并不是违法行为。如果说是不道德吧,在道德层面也没有明确的规定。

当《法制晚报》记者试着跟一家大排档的老板聊天时,他很回避,直接问,“你要吃几斤?不吃就别问。”

“一年比一年生意好,平均每天卖3只狗左右,夏至生意最好,去年夏至卖了15只。”谭林说。

上一篇: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下一篇:没有了